· 【学术资讯】2018第十七…
 · 【学术资讯】道路与族群…
 · 【学术资讯】道路与族群…
 · 【学术资讯】范可教授新…
 · 【学术资讯】第十六届人…
 · 【学术资讯】金露著《遗…
 · 【学术资讯】著名人类学…
 · 【学术资讯】范可|人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阅读
【学术资讯】南大·紫金人类学丨“环境与社会·中国与世界”第1期实录
时间: 2017/9/15 16:16:58 浏览量:

 

 由于全球生态环境急剧恶化,人类的生存和发展面临种种危机。为此,对生态环境问题的探讨和研究已经形成了跨学科或多学科协同研究的局面。长于研究人类社会文化的人类学家介入其中会有什么样的发现呢?美国环境人类学家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芭芭拉校区(UC, Santa Barbara) 陈家勤(Jia-Ching Chen)教授和圣克鲁兹校区(UC, Santa Cruz)徐庄驊(Jerry Zee)教授,于911日下午在南大仙林校区社会学院河仁楼位育厅,就相关问题和南京大学人类学所、社会学系等系所师生做了互动交流。

 

陈家勤 (Assistant Professor, Glob Studies, UC, Santa Barbara)

 

光伏产业,为当代高科技成果之一。光伏产品意味着低碳环保。因此中国政府下大力气,投入巨额资金扶持和推动光伏产业的发展,以致上市的光伏企业被誉为资本市场的“绞肉机”。现如今中国已成为光伏产业大国,占全世界的70%,江苏省则是中国光伏产业第一大省。透过光鲜亮丽数字的背后,人类学家们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陈家勤教授以中国宜兴、保定的太阳能产业为例,和大家分享了他对中国太阳能产业低碳价值定位的研究。陈教授的演讲让大家思考了这样的问题,即:评低碳城市是否能以低碳产业创造的GDP来判断?超高的碳排放量却被评为低碳城市的保定说明什么问题?为此,范可、张玉林、杨德睿、杨渝东、胡小武等教授就如何判断低碳等问题和陈教授做了深入的探讨和交流。

聆听教授们的精彩对话之后,在座的师生对光伏产业的美好想象被重新建构——在过去,光伏给人们的第一印象是低碳环保,事实上它也是低碳环保。但是我们为了获得低碳生产能力却用了非低碳的方式——光伏背后的产业链,如多晶硅、太阳能电池等却是密集型、高耗能、高污染行业的产品。更致命的是中国仅是个光伏产业生产大国,而不是消费大国,所生产的产品大多销往欧美市场。这是市场驱动的外向型产业,以高耗低能污染的代价生产低碳环保的产品。再者,为了光伏产业的发展,产地当地人失去了大量土地,但他们的生计和发展却没有得到充分的保障,而用于发展光伏产业的土地业已变质,已无“退工还农”之可能。从陈教授的演讲我们可以领悟出,光伏产业在我国的一些地区的发展并不是为了低碳环保,而是因应国际市场的需求生产和出口建设低碳社会的产品,其目的依然是追求利润和利益最大化。

 

徐庄驊 Assistant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Anthropology, UC, Santa Cruz)

 

沙尘暴一直中国北方地区的生态问题。近些年来,沙尘暴频繁发生并跨出国境。中国政府除了大力支持并推动发展诸如光伏等低碳产业外,在修复地球生态环境上还有哪些举措呢?徐庄驊(Jerry Zee)教授的报告《沙尘暴:中国风沙源头地区生态建设与社会管理》正好回答了这个问题。内蒙古阿拉善盟和甘肃民勤县被视为北方沙尘暴的源区。因此这两个地区成为了治沙防沙的重要战场。徐教授通过研究发现无论是开展退牧还草,还是运用各种补贴等经济方式发动牧民种植梭梭防沙固沙,种植肉苁蓉替代畜牧业等等,各级政府一直扮演着主导的角色,并且中央政府赋予了这些工程以某种政治、经济意义。在如何化解发展畜牧业和保护草原之间矛盾的问题上,民间智慧的力量让人折服——在牧区草场使用权“包草到户”,草场资源无法满足畜牧业发展需求时,牧民会借用血缘或业缘的关系,以“资源共享,循环转场”等方法,寻求解决草场资源短缺。这既化解了畜牧业发展之困,同时又利于草场资源的可持续发展。

从陈家勤和徐庄驊两位教授的研究中,我们可以看到,在修复生态环境工程上,中国中央政府采用的是自上而下的政府主导式模式,并赋予这项工程以某种政治责任或意义,以保证减少碳排放量、修复生态环境任务的顺利完成。中国政府在保护生态环境上的确在不断地努力。需要反思的是,在发展低碳产业和修复生态环境重大举措实施前,政府应当如何扩大民众的参与度,由治理者和被治理者共同参与,以实现善治之道。【文/图】小鹏

 

来源】南京大学紫金人类学·微信公众号




人类学乾坤  关于我们   E-Mail:ca101@qq.com   QQ:1016334869  
版权所有:人类学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