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类学】陈学金:以一…
 · 【人类学】徐杰舜,李辉…
 · 【人类学】徐杰舜丨世纪…
 · 【人类学】李亦园:二十…
 · 【人类学】[挪威]弗里德…
 · 【人类学】金露:生态博…
 · 【人类学】李亦园:中国…
 · 【人类学】彭兆荣:《遗…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阅读
【人类学】陈志明:《走进竹篱教室》序
时间: 2017/3/15 9:54:37 浏览量:

 

袁同凯:《走进竹篱教室》,天津人民出版社2004


 

序言作者】陈志明,人类学家,中山大学人类学系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

在世界各地,位于偏僻山区的少数民族的教育水平都比较低,学童的学习成绩也普遍低下。但是,主流社会的普通百姓以及政府官员,甚至是任教的教师,一般都将这种情况归咎于少数民族自身,认为他们不聪明、懒惰,不注重学校教育才造成这种结果。实际上,与主流社会或者城镇相比,偏远山区,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学校的教学设施通常都比较差;师资力量薄弱,师资整体水平低;教育资金严重不足。不仅如此,少数民族往往被忽视甚至受到种种歧视与不公,这是主流社会所必须正视的现实问题。例如,在语言方面,中国边远山区的少数民族学童需要学习通用语普通话或汉语,而汉语又不是他们的母语,这势必会成为他们吸收知识的藩篱。在袁同凯博士所研究的土瑶社区,人们平时不讲汉语,而学童们在学校里必须使用汉语课本学习,这就使土瑶学童在学校学习时遇到更多的困难。

在汉人社会,双语教育主要是指中文和英文的教育,但边远山区的少数民族学童则需要首先克服学习中文这一关。边远山区的少数民族学童的语文、数学成绩普遍差下,这不仅在中国,在国外也是常见的问题。这并不是因为少数民族学童较主流社会学童的智商低,也不是因为他们不懂得学习,而是因为课本里的知识是他们很少接触过甚至很少听说的内容。相比而言,不像城镇的孩子,山区少数民族学童可能没有机会或没有什么必要使用数字。中国的全国统编教材的内容以主体民族为主要对象,很少考虑到山区的少数民族,教材中所引用的例子主要以反映城镇的生活为主。教材中可能会出现诸如爸爸妈妈去上班,老师和同学们到海边野餐等内容。对于山区的孩子来说,大海、上班、野餐等都是生疏的概念,但如果让他们学习或讨论狩猎或种植方面的内容则没有问题。总而言之,边远山区少数民族的学校教育问题,其实不是少数民族自身的问题,而是因为主流社会和地方政府忽略了他们,甚至是因为歧视他们所造成的。袁同凯博士的研究正确地指出了这一点。对山区少数民族的扶助,不可只靠一些富有爱心的社会人士的捐助,而需政府的积极支持和整个社会的关爱。

缺少合格的教师是影响学校教育的主要因素之一。我在考察马来西亚沙捞越和沙巴腹地的乡村学校教育时曾讨论过这个问题(Tan1993)。在师资方面,山区或边远地区的教师由于工资低,大都被迫从事第二职业,这在中国少数民族边远地区的教师中表现得尤为突出。为了养家糊口,老师的课余时间几乎全部用于协助家人务农上,根本挤不出时间来备课和批改作业或来辅导学生,更没有什么时间来提高自身的业务素质。在土瑶山寨,从教的老师绝大多数都只有初中文化程度,有的甚至连初中都没有毕业,就走进了课堂。他们不仅急需丰富基础知识,而且也亟待专业性的训练。但是,他们没有时间,更没有机会丰富知识、接受培训。山区的老师生活艰苦,渴望我们给予更多的尊重和鼓励。另外,就山区少数民族的经济状况而言,即使说他们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但他们缺少现钱(cash poor)却是不争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承担子女的学杂费用,其经济负担之沉重可想而知。由此造成大量的失学儿童是山区少数民族地区的普遍现象。虽然长期以来政府对他们都实施免费中小学义务教育,但对于那些极其贫困的少数民族学童而言,这还不够,应针对他们的实际情况,给予更多的优惠政策或适当的经济资助(如减免学杂费、课本费等)

袁博士在这本书里面,以广西土瑶为例对上述少数民族所面临的教育问题,进行了翔实而系统的论述。他之所以能给我们这样详尽的描述与分析,是与他在土瑶山区长期的人类学田野调查分不开的。这种长期的参与观察需要耐心、毅力和崇高的职业感。与当地人朝夕和睦相处,同甘共苦,参与他们的生活,才能真正的理解他们的社会与文化以及他们的所思所感。袁博士从事田野考察的土瑶山寨,交通闭塞,生活条件十分艰苦,连稻米都要从几十里的山外买进。但是,他坚持圆满地完成了田野研究,并在田野资料的基础上撰写了这部很好的土瑶民族志和少数民族学校教育分析的论著。教育人类学与其他学科之不同,就在于它是建立在民族志的基础上分析与教育有关的课题。教育人类学不只研究城镇的教育课题,也研究偏远山区的民族教育问题。

在当代中国,人类学仍处在发展阶段。当代中国许许多多年轻人类学者都在为中国人类学的发展而努力,袁博士的研究与这本论著,便是一个例子。毋庸置疑,只有长期深入而细致的田野调查才有好的研究和分析成果,也才有好的人类学。

在教育人类学,尤其是在少数民族学校教育民族志方面的研究,还有很多课题有待研究。这些研究,不仅对学科的发展,而且对了解中国社会的其他方面亦有价值。袁博士的研究成果,无疑对中国教育人类学和少数民族教育的研究具有重要贡献。同时对国家制订与推行民族教育政策亦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袁博士的这本书是在他的博士论文的基础上改写而成的。本人是他博士论文的指导老师。他刻苦耐劳,勤于思考,能举一反三。他在土瑶山区做田野研究期间,我曾去田野点检查过他的工作。当时他正好碰到了课题研究进展的问题。我在山里和他进行了简短的讨论,他很快领悟,在他离开山区之前就已经拟订了论文的主题轮廓,返回大学后便很快完成了论文的撰写工作。对他的论文,我感到很满意。当然,作为一名专业人类学者,获得博士学位仅仅是个开始,这本书虽是袁博士的习作,却是一部很令人骄傲的作品。我相信袁博士会长期在教育人类学这块园地里耕耘,也深信他以后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相关成果。

最后,衷心地祝贺袁博士的新书出版,也期望能有更多的年轻学者走进竹篱教室,走进少数民族的课堂,了解他们的学校教育问题,感受他们生活中的疾苦与祈望。

是为序。

来源】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03:187-188.

 

 




人类学乾坤  关于我们   E-Mail:ca101@qq.com   QQ:1016334869  
版权所有:人类学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