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术资讯】2018第十七…
 · 【学术资讯】南大紫金人…
 · 【学术资讯】道路与族群…
 · 【学术资讯】道路与族群…
 · 【学术资讯】范可教授新…
 · 【学术资讯】第十六届人…
 · 【学术资讯】金露著《遗…
 · 【学术资讯】著名人类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阅读
【学术资讯】徐杰舜,李晓明,韦小鹏:《人类学之梦》出版
时间: 2016/10/11 11:22:38 浏览量:

徐杰舜,李晓明,韦小鹏:《人类学之梦》,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6.


 

前言

 

人有梦想,一个学科也有梦想。

梦想有很多种类:有个人的梦想,家庭的梦想,一个族群的梦想,一个国家的梦想,整个人类的梦想。诚然,在学术界,不同的学科也有自己的梦想。当下中国人类学的梦想就是:一级学科地位。

人类学从西方传入中国已有100余年。因学科建设滞后,而导致人类学的学科发展极为缓慢, 以至于在这100多年的时间里,社会上很少有人知道有人类学这么一个学科存在,学术界对它也置若罔闻。

1995年,沉寂多年人类学命运之湖,忽然泛起了涟漪。是年,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著名人类学家乔健先生在《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上撰文,一针见血,毫不留情地指出致使中国人类学病恹恹的根源所在——一是学术界对学科的名称与内容没有达到共识;二是是功利主义的压力;三是现有人类学的方法不足以有效地研究中国社会。与此同时,乔先生也明确地指出了中国人类学的发展前景。[1]让人无可奈何的是内地学术界几乎都站到了乔先生的对面,但人类学因此尴尬的“红了一回”。

然而,红了一回中国人类学非但没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而且还从“鲜为人知的陷进坠入 “身不由己的陷进”——在学术界没有倾国倾城诱惑力的人类学却被诸多学科争着包养,落下“超级二奶”的名声——“在国务院学位办的学科分类中,人类学(030302)为社会学(0303)一级学科下的二级学科。在教育部学位办的学科分类中,人类学更是被分解得七零八落,归在不同的学科中。如在生物学(A180)一级学科中有人类学(A18067)二级学科,其下又有人类生态学(A1806730)、人类学其他学科(A1806799)等三级学科。在社会学(E840)一级学科中又有社会人类学(E84057)这样的二级学科。而在民族学与文化学(E850)一级学科下有文化人类学与民俗学(E85050等二级学科。 [2]

尽管人类学的学科地位凌乱不堪,极为尴尬,但中国人类学者非但没有因此垂头丧气,而且更加坚定信念,逆流而上。正如费孝通和李亦园两位人类学大师在21世纪初不忘初心的“世纪问答”所云:

费孝通:“在21世纪,随着文化交往的复杂化,随着经济全球化和文化差异的双重发展,研究文化的人类学学科必然会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在众目睽睽的情景下,人类学者能为人类、为世界做点什么?”[3]

李亦园:“我国是世界上少有的人类学研究最佳园地,全国不但有55个多彩多姿的少数民族文化可供比较研究,即使汉民族文化也因区域广大,人数特多,所以地方性小传统文化的表现特别复杂,更是难得的研究园地,所以国内的人类学研究实有很灿烂的前景,希望人类学的同工共同努力,人类学要为中国的民族文化而发展,人类学也要关心全人类的未来而存在。”[4]

深谙中华文化之道的费孝通先生,为了使人类学能更好地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中国民族文化发展”和“关心全人类未来”上有所作为,勇于担当,于19959月提出了三驾马车的构想——“人类学、民族学、社会学三科并列,互相交叉,各得其所,努力发展。”令人遗憾的是,费先生的这一构想时至今日仍旧没有落地生根。

然而,中国人类学学者追逐梦想的脚步也从未停止过,也深知自身存在的不足。为此,在国家有关部门的支持下,费孝通先生于19956月创办“社会·文化人类学高级研讨班,邀请国内外名家前来授业培养人类学后备力量和建设学科队伍。“社会·文化人类学高级研讨班”持续六年,先后在北京、昆明、厦门和兰州等地开班授课,为当代中国人类学人才培养和学科队伍建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当前中国人类学的台柱基本上都与“社会·文化人类学高级研讨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为了更进一步推动中国人类学的发展,加强学者之间的交流和互动,拓展人类学学科理念、理论和方法社会普及的深度和广度。2002年初,在费孝通、李亦园和乔健三位人类学大师的倡导和大力支持下,在徐杰舜教授亲自推动下,22家来自大陆、台湾、香港和澳门的人类学研究机构联合创设了“人类学高级论坛(Advanced Forum of Anthropology,缩写:AFA)”。从20025月首届人类学高级论坛在广西南宁举办至今,该论坛已经成功举办14届学术年会,2次专题会议,2次海峡两岸人类学学术论坛,主题有人类学学科建设、乡土中国、民族与文化认同、社会转型与文化转型、江河文明、黄土文明和山地文明等等。这一系列的学术活动在有力地推动中国人类学的学科建设,拓展学科研究领域,促进和加强了内地学者与港澳台及国外学者互动与交流的同时,人类学高级论坛学术年会的“一年一地一会”的筹办模式,足迹涉及了南宁、北京、银川、武汉、成都、贵阳、呼和浩特、杭州、赣州、阿拉尔、新竹、台中、南投等地,也极大地提升了人类学学科理念、理论和方法社会普及的深度和广度。

20073月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成立以来,除了成功承办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16届世界大会以外,为了推动中国人类学事业的发展,该会也以“一年一地一会”的模式,从2010年起举办学术年会,促进人类学学科的建设和加强学者之间的交流。2011年该会创设“中国人类学民族学中青年学者高级研修班”,培养学科后备人才。为了加强学科建设,该会还先后建设了法律人类学专业委员会、都市人类学专业委员会、教育人类学专业委员会、宗教人类学专业委员会和经济人类学专业委员会等32个专业委员会。

综述来看,学科恢复建设以来,中国人类学的学科人才培养、队伍建设、学术交流等得到了长足发展,但是人类学的一级学科地位却一直没有动静。

19959月,为了推动中国人类学一级学科地位建设,费孝通先生向学界提出了人类学、社会学和民族学三驾马车,齐头并进的构想。后因种种原因,费先生的这一构想未能实现。从此,人类学一级学科地位,正如费先生的弟子赵旭东教授所云:人类学一级学科地位是个传说

当中国昆明获得“2008年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十六届世界大会”[5]举办权时,“人类学一级学科地位的传说”,再次被人们“传说”,但最后“传说还是归于传说

2010年,中山大学周大鸣教授趁着教育部启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和《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设置管理规定》修订工作之机征集各高校和研究机构人类学者的建议和意见,起草《“人类学”一级学科调整建议书》呈请教育部提升人类学在中国学科体系中的地位,将人类学作为一级学科体系来建设。[6]。于是乎,徐杰舜、石奕龙、范可、赵旭东、林敏霞等老中青三代中国人类学学者分别在《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等刊物上刊文,阐述加强人类学学科地位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力挺人类学升级为一级学科,但这次努力的结果却是续写传说

为了更进一步的集思广益,顺应时代发展要求,把学者们力挺人类学升级为一级学科的主张提升为中国人类学一级学科之梦。经人类学高级论坛秘书处和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会商决定召开一次“人类学学科建设座谈会。会议资讯一经公布,立马引起学界的广泛关注。云集当下几代人类学者的数个微信群一下子热闹起来,他们纷纷建言献策,力挺人类学成为一级学科。

中国人民大学赵旭东教授:三月二十六日在贺州即将要开人类学一级学科申请讨论会,这是中国人类学自立、自主、自觉的大事,希望民族学能让开一条路,即坚持社会学、人类学与民族学三驾马车并行不悖的原则,这是费先生当年的主张,可惜搁浅了!中国人类学家应该全力以赴争取一个名正言顺的地位,否则对国家而言,人类学总是在叫魂!何其悲也!中国一带一路想要走进世界之中,中国人类学应该首当其冲!非其他学科所能比,经济学更没有这能力!它只谈消费不谈文化!这便是我的看法,也希望群里诸位发表高见![7]

中央民族大学王建民教授:一级学科独立之事一定要考虑清楚这件事形成决议或者报告是对谁的,须忌空泛、合政策、要在现有学科分类体系中巧妙周旋,尽力让各方都能够妥协和接受。但我以为各种议论本身就是对于此事的推进,不妨畅所欲言。只是担心大家缺乏共识,各逞英雄,难成合力。[8]

云南民族大学沈海梅教授: 多少人都在靠人类学这个学科吃饭,并且其理论方法已经对历史学、政治学、社会学、教育学等许多人文社科产生影响,已经在迈向公共的人类学。在西方国家,人类学支撑起了全校通识课、公共课,培养学生的世界观念,普世价值,尊重差异、包容多元,对年轻人有极大的感召力。难道中国人不配拥有这些人类的共同精神?中国人类学界人士经过30年的努力恢复这个学科,但现在还是个“二奶”,该扶正了![9]

浙江师范大学徐薇博士:今天一早醒来,就看到两个人类学群里的大咖们都在热烈讨论是时候支持人类学升级为一级学科了!我的博士导师王建民教授亦从一带一路战略实现的角度认为:“说到一带一路,如果没有人类学文化欣赏和理解的立场,没有对于自我与他者关系的深刻认识,没有通过田野民族志获得的大量本土知识,缺乏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民众主体性的尊重与信赖,缺乏对于所在国家和地区政治制度和法律体系的认识和遵守,一味靠撒钱和贿赂实现经济扩展,则难以实现所谓战略。”导师的思考我深有感触并深表认同,一带一路地区民族与宗教问题都很复杂,没有人类学者参与,经济合作将很难成功。[10]

……

2016326日,在贺州学院南岭走廊族群文化研究基地的大力支持下,“2016年中国人类学学科建设座谈会在广西贺州市贺州学院召开,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山大学、厦门大学、南京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21所高校的人类学学科负责人集聚一堂,就人类学一级学科建设课题展开热烈而深入探讨,并达成了把人类学作为一级学科进行建设的共识。

520日,参加此次座谈会的张小军、范可、高丙中、张先清等9位学者又以团队的形式占领文汇报,从不同的视角阐述了把“人类学作为一级学科进行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认为人类学是“现代大学人文与科学教育的基石”[11],是中国联通世界的干线,是支撑一国在世界的存在优势的基础设施 [12],是强国之学[13]

与此同时,赵旭东教授也在刊物上撰文,再次阐述重视人类学学科的重大意义:人类学作为一门世界性的学科,作为社会科学最为基础的学科之一,……它的眼光从来都是朝向世界、朝向全球、朝向作为整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如果人类学的人类研究处理不好,那将造就的是一个直面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个‘危险的世界’[14]

715日,人类学高级论坛秘书处和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又在《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4期上发布了《“人类学作为一级学科建设座谈会纪要》和《将人类学作为一级学科进行建设——2016中国人类学学科建设座谈会纪实》,向全社会全方位展示此次会议的细节和达成的共识,表达几代中国人类学者的中国人类学一级学科之梦

520日一大早,得知几位人类学前辈在《文汇报》撰文力挺人类学成为一级学科的文章见报后,人类学乾坤网微信公众号的小编们热血沸腾,高喊着这是“520最好的礼物!最深情的爱!”,并第一时间在微信平台推送了前辈们的文章。沉寂了数十载的中国人类学终于爆发了,在520日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成了“网红”。

就在我们沉浸于喜悦之际,一位网亲给我们留言道:愿望很美好,但是事实上,连费老,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这样级别的人都办不成的事,几位教授,开个会,造个影响,就能办成?”——话虽酸,也在理,但我们绝不能因此妄自菲薄,更不能忘了初心,否则“家祭”之时我们以何“告费公”?

在全社会上下都在强调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的时候,中国人类学的获得感又在何方呢?难道要让中国人类学学者一直梦在“中国人类学一级学科之梦”中?

中国人类学期待圆一级学科之梦!

 

小鹏 丙申年荷月于羊城光孝寺

 


[1] 乔健.中国人类学发展的困境与前景[J].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5,1:15-20.

[2] 石奕龙.人类学与民族学都应为一级学科[J].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02:96.

[3] 费孝通.费孝通致人类学高级论坛贺信[J].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04:3.

[4] 李亦园.李亦园致人类学高级论坛贺信[J].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04:3.

[5] 本届大会原定于2008715日至23日在云南昆明市召开,后推迟到2009727日至31日举办。

[6] 周大鸣.关于人类学学科定位的思考[J].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01:79-83.

[7] 引自某人类学微信群。

[8] 引自某人类学微信群。

[9] 引自某人类学微信群。

[10] 引自某人类学微信群。

[11] 张先清.作为大学通识教育基石的人类学[N].文汇报,2016-05-20(W05).

[12] 高丙中.建设联接中国与世界的人类学[N].文汇报,2016-05-20(W09).

[13] 张小军.强国之学:人类学的学科使命[N].文汇报,2016-05-20(W03).

[14] 赵旭东.“一带一路遭遇文化转型——兼论人类学在走向世界之中的优势发展地位[J].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03:41-47+52.

 




人类学乾坤  关于我们   E-Mail:ca101@qq.com   QQ:1016334869  
版权所有:人类学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