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术资讯】2018第十七…
 · 【学术资讯】南大紫金人…
 · 【学术资讯】道路与族群…
 · 【学术资讯】道路与族群…
 · 【学术资讯】范可教授新…
 · 【学术资讯】第十六届人…
 · 【学术资讯】金露著《遗…
 · 【学术资讯】著名人类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阅读
【书海悦读】西南人类学文库:流域与传统村落系列·出版
时间: 2015/12/18 16:48:38 浏览量:

西南人类学文库:流域与传统村落系列——主持人:田阡教授 



作者简介

田阡,人类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1973年出生于湖北荆州。现任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民族学院人类学与民族学系主任、西南大学城乡统筹发展与规划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信访与统筹城乡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重庆国学院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所所长。

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兼任教育部民族教育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民族学学会副秘书长,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理事。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基地云南大学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广东省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基地中山大学移民与族群研究中心研究员,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特聘教授,西南大学统筹城乡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重庆这片区域在人类学、民族学的发展中有着重要的地位。首先是重庆的地理位置,重庆位于中国的腹地,在习惯上称之为“西南”,实际上在中国地理位置上是中部偏东。地处长江上游,是青藏高原与长江中下游平原过渡地带,古往今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从古代的巴楚战争,到元时的钓鱼城之战,以及民国抗战时首都就可见一斑。其次,重庆是中国文明的发祥地之一,从200万年前的“巫山人”到农业起源时的新石器文化,从别具一格的巴国青铜文化到石盐生产中心。其三,重庆也是多民族聚居的地方,古往今来族群互动繁多,迄今还保留4个民族自治县(原来有6个自治县),分布着上百万的土家族和苗族。其四,重庆是中部经济核心地区,是铁路、公路、水运和航空的交通枢纽,是中国制造业、高科技、高等教育的核心区。当前重庆经济飞速的发展带来的社会、文化急剧变迁,为人类学民族学的研究提供了广阔的天地。

西南大学作为重庆人文社会科学的重镇,担当着领头羊。重庆人类学民族学的进步则与田阡及所在团队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他们将人类学理论与应用相结合,将学术研究与学科建设相结合,在人类学基础薄弱的重庆打出了一片新的天地,特别是在流域人类学领域所做的研究和思考更有新意。“西南人类学文库·流域与传统村落系列”的出版正是近年来研究成果的展示。从本丛书看其研究在如下几个方面是有所突破的。

田阡的团队立足武陵山区与乌江流域,以区域自然与人文生态为基础,关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基础,将文化总体特征与多样性相结合,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与区域文化互动关系研究。同时运用区域研究的方法,坚持整体观与跨文化比较的研究取向,基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的视角,以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龙河流域区域文化与族群关系研究”和文化部民族民间文艺发展中心项目“中国节日志,春节(重庆卷)”为依托,对该区域文化的共同特征和多样性开展了系统的研究工作。

首先,对区域文化进行具体的分类研究。将区域文化分为民族艺术、民族体育、民族音乐、民族手工艺、民族舞蹈等方面,从民族文化形式、内涵、传承、文化产业等角度对不同的民族文化作了专题调查研究,凸显民族文化的多样性,探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根基及传统文化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应用。

其次,运用人类学的进化论、整体观等理论与方法,通过多点式田野调查,对该区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了系统的比较研究。

最后,对区域文化开展总体性特征的研究。在大量田野调查的基础上,从生计方式、价值体系、社会风尚、行为规范和制度体系等角度,对武陵山区和乌江流域的区域文化作综合分析,总结该区域文化的基本特征与文化价值。


——人类学家、长江学者、中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周大鸣

 



 

《冷水溪畔——八龙村土家族文化生态的人类学考察》

田阡,王欣:《冷水溪畔——八龙村土家族文化生态的人类学考察》,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56

内容简介

本研究的目标是全方面揭示冷水溪畔的农民文化生态状况。报告从冷水乡基础的自然环境入手,进而了解基于此特定生态环境之上的生计方式、休闲活动、婚姻状况。以及受特色农业经济所影响的乡村人口流动、政权运作和教育状况。并对在特殊的生计模式的影响下,所形成的特殊的音乐艺术形态与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了叙述。最后,通过对当地丧葬仪式以及“孝歌”的象征人类学分析,揭示冷水乡村社会生活中的文化生态结构。

 

《龙河桥头——桥头双村生活的人类学考察

田阡,石甜,李胜:《龙河桥头——桥头双村生活的人类学考察》,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5

内容简介

桥头,这个渝东南的小镇,似乎沉静在山水之间,但数百年前却是中央王朝往西南边疆拓展的咽喉要道。如今金戈铁马的硝烟早已散去,只剩下“天降神兵”的传说在村民之问口口相传。桥头镇属于石柱土家族自治县所辖,大部分居民为土家族,以农业种植和外出务工为主要经济来源。村民们的生活日复一日,似乎单调无味;但复杂的民间信仰、多姿多彩的民俗活动,都呈现出精彩的土家民族文化。

 

《边城黄鹤——渝鄂边境三村土家族生活样态的人类学考察》

田阡,王剑:《边城黄鹤——渝鄂边境三村土家族生活样态的人类学考察》,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5

内容简介

田阡、王剑编著的《边城黄鹤(渝鄂边境三村土家族生活样态的人类学考察)》通过对重庆市石柱县黄鹤镇与湖北省文斗乡青龙村河之隔的鱼龙村、汪龙村及周边地区的田野考察,分别从经济模式、婚姻家庭社区状况、教育、宗教、民俗、科技与卫生、文体娱乐等角度,从人类学角度研究边境三村少数民族的生活样态,是从区域维度分层的视角对重庆少数民族生活样态的研究,是将少数民族群众的生活按照不同的生计方式和生存环境进行的分类研究,是对民族学中关于民族共同体概念的深入探讨,也是对民族传统文化现代化方式的深化研究。

 


 

迈开

田野的脚步

重观西南

行至

冷水溪畔

露宿

万寿山下

登上

沙子关头

俯瞰

龙河桥头

遥望

边城黄鹤

……

顿有所悟

一、方法论转向:从社区研究到区域研究

在人类学传统的社区研究中,其实存在着“社区研究”和“在社区中做研究”这样两种研究取向。费孝通先生从“江村”走到“云南三村”走到“中国小城镇模式”乃至“区域社会”的学术研究历程,告诫我们:人类学的研究就不再仅仅是“对社区的研究”,而进入了“在社区中做研究”而且是做更大范围或规模研究的新视野。,我们的研究不但要思考整体与局部、一般与特殊、宏观与微观的链接,而且事实上还是一种加入了他者文化关怀的研究。一方面,区域社会的地方知识体系在支撑着“传统”或“他者”意义上的民族文化;另一方面,地方性的问题已经成为国家治理技术和世界政治经济体系在地方社会中实践和权力展演的空间。

区域研究作为人类学重要的组成部分,无论是在人类学学科起源和兴起的过程中,还是在人类学学科理论与学科流派的形成中,都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其主要目的在于通过区域个案的研究来认识区域整体。在全球化时代,人口的大规模流动使原有区域研究的理论与方法遇到严峻的挑战。尽管如此,人类学区域研究的重要性却从未动摇过。区域研究的理论和方法,只是比以前更加强调人类学理论上的批判性和人类学田野调查的科学训练而己。

二、对象转向:从族群研究到流域研究

以空间、历史与族群互动为视角的区域研究,并不是单一的区域史,而是人类学上文化整体观和比较研究传统的延续,也是对中国地方社会研究中历史研究取向和区域文化研究取向相结合的进一步深入。这种研究视角以发现具体历史社会情境中地方社会与族群社会的关系为目的,去揭示国家、社会、地域、宗族、个人等多层次的社会力量在多样性的具体“历史真实”  中的整合以及民间生活中“文化创造”的多样性,并最终以“过程民族志”的方式展现传统中国社会的运作机制。

作为范式创新的一个出发点,流域研究可以帮助我们超越以往点状认知的局限性,超越现在人类学区域研究上一个个民族志点之间缺乏 联的局面,还可以超越“边缘—中心”  的理论范式。正因为如此,流域人类学作为一种跨学科的研究,能够极大地帮助我们实现文化整体观照的目标;流域鲜研究、流域的视角、流域的方法,或许能够真正推动人类学成为一套完整的知识体系。

三、空间转向:从东南研究到西南研究

中国研究的空间转向经历了从西南到东南再回归西南的历程。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杨成志先生曾深入西南进行调查研究。之后,袁家骅、李仕安、江应樑、陶云逵、林惠祥、芮逸夫、马长寿、林耀华等诸多民族学和人类学大家都曾进行过西南地区社会文化调查和研究。随着费孝通先生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以后提出关于“藏彝走廊”的论述,人类学研究的目光又逐渐回到西南。

我自进入西南大学以来,结合区域研究和西南研究的新传统,带领团队从在龙河流域开展了持续性的区域田野调查和民族志写作。从《冷水溪畔》开始的,陆续有《万寿山下》《沙子关头》《龙河桥头》《边城黄鹤》等传统村落的系列调查研究,还有《“边缘”的“中心”》等呈现族群互动的系列研究,以及流域内的物质文化遗产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至此,一个以流域为路径的西南区域研究的新人类学空间正在凸显。

四、学科转向:从人类学洞见到跨学科协同

流域文明不仅是流域文化、流域历史,更多应关注现实的流域治理问题,进而参与到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讨论中去,因此,挖掘流域文明,其根本目的应该是更好地从点、线、面三个层次上为社会治理提供理论指导。

第一,流域文明凝聚社会治理的文化意蕴。水是流域文明的主体。水的文化产生于人与水的历史互动性实践中,内涵在世界文化、民族文化和地域文化之中。人类在用水、治水、护水等实践中不断构建文明史,在渡河、越江、航海等活动中不断构建世界历史。从中华民族范围看,松花江、辽河、海河、黄河、淮河、长江、珠江以及东南、西南、西北诸河等流域,孕育了先哲对水的哲学思索,凝结了历代水利工程的科技文化,汇聚了各朝文人对水的人文赞美。

第二,流域文明突显社会治理的系统关联。水是人类的生命之源,但是其发挥功用需要依靠人对于水的规律的科学把握。山水林田湖之间的辩证运动构成生态系统,水的规律即是在生态系统中发挥作用。在人类社会快速发展进程中,人们对于自然界的作用逐渐多样化,导致水的规律发挥的作用机制也变得日益复杂化,人们治水的机制也日趋系统化。科学发展观的基本要求就是全面、协调、可持续,因此治水必须具备统筹协调的战略思维。

第三,流域文明反映社会治理的本质属性。人对水的治理体现的是人通过物质实践以文明的形式获得对以水为代表的自然资源的利用和驾驭能力。治水直接反映的是人与自然界的关系,同时也反映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人类为了维持自我生存与生活,对于水的实践形式包括探寻水、储存水、去污水等。

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发展,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协作成为人类利用和驾驭水资源的重要形式,人们在治水中不断探索和改进社会管理和治理的机制,  以便更加积极有效地应对水的问题,实现人与水的和谐相处。

因此,在这一系列理念体系统领下,我们下一步的计划是以流域为主题开展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民族学、考古学、公共政策、农业科技史等多学科对话的系列研究,并将研究成果付诸具体社会治理问题的实践。

期望今后能够通过“流域”这个突破行政区划限 制的概念,加强国内跨区域体系之间的合作,并深入持续地与国际 学术界开展以流域文明比较研究为主题的学术对话,使我们的研究更好地发挥其作用,使我们的学术更进一步地融入国际主流。

——人类学博士、西南大学人类学系主任 田阡教授





人类学乾坤  关于我们   E-Mail:ca101@qq.com   QQ:1016334869  
版权所有:人类学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