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建构中国人类学高级论坛…
 · 孙振玉:论环境置换与族…
 · 张有隽:人类与环境及资…
 · 叶舒宪:人类学质疑“发…
 · 聚焦发展与不发展——第…
 · 聚焦发展与不发展——第…
 · 聚焦发展与不发展——第…
 · 周大鸣:论城市多元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阅读
来自人类学者的声音——麦子•苏美儿•大角鹿
时间: 2014/11/15 21:16:17 浏览量:

 

作者:梁  枢(《光明日报》国学版主编)



近日(20046月,编者注),海峡两岸的近百位中国人类学学者们正在共同起草一份生态宣言走向生态文明。与此同时,以费孝通、李亦园为高级顾问的人类学高级论坛2004卷《人类生存与生态环境》也将于年内出版。

这件事情正在引起社会各界的注意,并且又一次印证了近年来于学界出现的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面对现实世界的问题与危机,人类学所发生的声音总是很独特,总会产生超出学科自身的影响,总能触动很多业外人士的思想神经,从而引起社会不同阶层、不同群体人们的关注。论坛秘书长徐杰舜教授指出,《生态宣言》是中国人类学高级论坛标志性的学术文件,是中国人类学者就人类的生态问题发出的中国声音。

人类学者在宣言中指出,生态危机导因于人与自然的关系失衡,其直接原因出自以征服自然为目标的文化理念。

与其他任何学科的学者都不一样,人类学者对这种文化理念的分析是从种麦子开始的。这样的起点,让人类学在认识角度、研究方式等方面独特的学科旨趣一上手便显现无余。

人类学家指出,人类种植植物最早的地区是在两河流域的上游,在今天伊拉克的边境,即小亚细亚南边的山地。大约几万年前开始,小麦的原种在那里出现;至今,在两河流域的上游也还存在小麦原种。小麦的原种有两种,一种叫做einkorn,一种叫做emmer。伊拉克的祖先通过实验,把这两种小麦培育成人类想要的家生小麦。这样的小麦成熟以后果实不会掉在地上要人一粒一粒地拣,而是可以用石镰刀把成熟的穗子割下来,带回家再打,打了以后再收成。这是人类飬养植物,改变植物生态的第一步。这个第一步的后果是,小麦不掉粒了,这对人类很有益处,但是从此小麦就要永远靠人类来栽培种植了。而假如没有人类了,小麦也就不能够传播了。因为野生的小麦在成熟以后能够掉下来,通过掉下来才能传播种子,才能够往外飞。

由小麦而想到人。本来是野生的动物,结果成为之后,用文化来栽培我们自己,就像我们栽培小麦一样。人类学于是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小麦可以有人类来照顾它,我们人类飬养自己以后,有没有人栽培我们,有没有人照顾我们? 

遗憾的是,工业革命和它所带来的生态危机表明,这场革命的发动者至少是没有及时地想到这个问题。这种西方所主导的文化理念有三个特点:强调竞争与征服;漠视和谐,不仅仅漠视跟自然的和谐,漠视跟其他社会、其他文化的和谐;无限制地使用物质,无限制地利用,认为资源永远无限。 

人类学者不仅尖锐地批评这种理念,还以自己的方式告诉人们,这种理念最初不是来自别处,还是来自于那个地方——伊拉克南边、两河流域下游的古老的苏美儿(Sumerian)文化。人类学家指出,一个民族对自然的态度,它的宇宙观、它的价值取向,实际上不是后期才产生的,而从文化的一开始出现,最早从旧石器时代进入新石器时代的时候,这种文化观念就形成了。而与此差不多同一个时代,在古老的东方,中国文化理念也基本形成。人类学者把中国的文化理念称之为Continuity延续连续。以苏美儿Sumerian文化为代表的西方文化的老祖,其基本的文化理念是一种rupture断裂),这两种文化的差异在那个阶段已经形成了,并且一直持续到现在。

在人类学学者的眼中,中国文化的连续性,最明显的是表现在生产工具上。商朝所用的农器延续了新石器时代所用的石头、木头、蚌器跟骨头,青铜器则应用于礼器、酒器跟兵器。但是Sumerian不同,它最早用工具是用青铜刀来割它的成穗的小麦。Sumerian没有爵,没有鼎,从新石器进入青铜器时代是一种突破,也是一种跟前面关系的断裂。所以rupture的意思是断裂。西方的学者常常笑话说,你们中国人好笨,发明青铜器却不用来生产。我们中国人不是笨,我们中国人从那个时代开始就是希望跟自然和谐;我们不愿意用很有用、很有效的东西来破坏自然;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是这样。我们认为自己跟宇宙是一体的,是连续的,与整个宇宙在一起;不管是天、地、虫、草都跟我们是一体的,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们的立场是要跟自然保持和谐、互相尊重。我们当然知道用青铜器来生产比较有效,产生更多,但多不一定是好。 

我们的人际关系也是如此。从夏朝到商朝,我们都是以氏族、宗族为主体延伸下来,整个商朝的朝募制度很明显的,一直到后来的封建时代都是以氏族、宗族为主体的延伸。但是Sumerian一开始就放弃了氏族、宗族的团体,而以地缘的团体来代替。文字的应用更巧妙,我们中国最早发明文字的时候是用于占卜,这就是甲骨文。而Sumerian的楔形文字,作为全世界最早的文字之一,是用来做商业记录的,完全跟农业时代断裂。 

人类学者认为,以西方为主导的文明危机是一种过分适应生存的产物。生物进化的原则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而生物的本性就是适应,有时候尽量适应,会变成过量的适应,变成生物学上所谓最适应fittest)。达尔文说的适者生存适者是指合适,但不是最适应fittest),最适应反而会产生后果。生物界不断有这样的故事出现。因为最适应、过分的适应而产生一种叫做特化Specialization)的现象,走向特别的道路,走向死胡同,生物因此灭种的例子比比皆是。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大角鹿。开始的时候,角大的大角鹿在打仗的时候经常会把对方打败,所以生存下来的大都是大角的,因此大角鹿的角是越来越大,最大的时候甚至比身体还要大,比头还要大。结果当别的动物一追它,由于它的角太大、太重了,跑不动,就会被咬,大角鹿从此就绝种了。 

但是我们人类比生物好一点,我们会思考,我们会反省。在以西方为主导的文化已经走入特化的门槛的时候,应该借鉴东方的生态智慧,重建人类的文化理念。因此,中国人类学者在宣言中呼吁:摈弃破坏生态的制天取向,恢复和宏扬尊重自然的敬天传统;尊重使天人和谐与文化多样性得以维系的地方性知识和不同的大、小传统;开展世界范围的族群对话,为保护地球家园的生态平衡提供文化生态的坚实根基。我们只有一个地球,但有无数的族群文化可以保护人类与自然的生态平衡。爱护和保护地球,人类才能永继发展。

 

来源:《光明日报》20040701




人类学乾坤  关于我们   E-Mail:ca101@qq.com   QQ:1016334869  
版权所有:人类学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