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费孝通先生致人类学高级…
 · 关于设立“人类学高级论…
 · 重视人类学理论建构的探…
 · 张有隽:本土解释在人类…
 · 莊英章:试论客家学的建…
 · 郝时远:对西方学界有关…
 · 乔健:谈中国研究的一些…
 · 郝时远:中国首届人类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阅读
翁玲玲:台湾都会女性的新身体观:以台北市女性为例
时间: 2014/9/3 18:29:20 浏览量:

 

 

【本文为2002 “人类学与当代中国社会·第一届人类学高级论坛”·主题演讲论文】

 

【作者简介】翁玲玲,人类学博士,台湾佛光大学人类学系教授。

【摘 要】以台北女性为主体,从健康、美丽以及权力等三个角度切入,探讨台北女性以何种身体观,如何透过身体的知觉与实践来呈现自我,如何创获运用其经济与文化的资本,在社会场域中争取更佳的位置。

【关键词】新身体观;女性;台北市;健康;美丽;权力

 

一、前言

人的身体是人类存在最明显的事实,对身体的认知则通过许多不同的文化传统被概念化或象征化。因此,身体不只是一个一般概念中所认为的接收器、有机体或定规的存在,除了物质性以外,身体也包含了社会性。换言之,除了生物反应外,我们的身体是由信仰、意识形态及社会实践所织构而成的网。人类学对身体社会性的研究从涂尔干开始已略现端倪。在其“The elementary forms of the religious life”书中即指出“人是两面的”,他将人的面相分为“普同的生理性身体”及“较高层次的道德化社会化的身体”(Durkheim1961)。M.Mauss认为身体的表现都是学习而来的,人类透过身体创造了社会秩序。Maussvan Gennep都表示身体技术,无论是用在仪式上或日常生活中,都与社会文化中时间空间的概念密切相关(van Gennep1960Mauss1979)。在此一思考传统下,Douglas更进一步阐明任一所谓“自然的”表达都是文化决定的。身体是社会结构与社会秩序的再现,也是个人经验外在世界与外在世界沟通的渠道(Douglas1970)。Ellen接受认知结构建立在生物基础上的观点,认为各文化体对身体的分类不可能是任意的,文化所提供的只是不同的“表述语词”而已,因此呼吁学界应探讨认知、物质及社会间的动态性关系(Ellen1977)。此一呼吁刺激了后进在过去二十年来,致力于在知识及实践之间寻求平衡,不再强调身心的二元对立,转而将身心两者的互为主体性及互相渗透转换的关系作为研究的重点。

在此一思潮中,Bourdieu则开启了另一种观看身体的思维。在他看来,身体在日常生活中具有中心性,身体的性质会随着日常经验的不同而有重大差异。身体因而就可能成为资本,像经济资本、文化资本、社会资本或象征资本一样,拥有权力地位和特别显著的象征形式。在性质上,身体资本可以转换成其他不同形式的资本,而其他资本也能形塑身体的发展(Bourdieu19801984)。

各家学者的思想观点,不只提供给我们一个思考的起点,也提醒我们身体与文化社会的多维关系,当我们观看身体的时候,必须从更多的角度切入,才有可能更全面的接近人们的身体观,以及身体作为与外界沟通渠道的媒介所展现的面貌。在这样的思维下,笔者以台北都会区作为本文的文化场域,以女性的身体观作为讨论的主体;试图了解台北女性对身体的论述,并从美丽、健康及权力这三个角度切入,[]探讨台北女性如何透过身体的知觉与实践来呈现自我,如何创获、运用并转换其身体资本,在权力的竞技场中争取更佳的位置。

二、台湾都会女性身体观发展的时代背景

台湾女性身体的论述开始快速发展,与台湾经济起飞基本上是同步的。经济的发展使女性在经济及社会结构上都有了不同于传统社会的位置。台湾社会自1950年以来发展快速,社会形态也随之不断转变;从50年代的农业社会,80年代的工业社会,到目前的资讯社会。这样的经济结构,不只带来了生产组织的现代化,使女性走出家庭,进入就业市场,而能脱离家庭式经济,拥有独立的经济能力;也年复一年的吸引着人们移居都市,使得核心家庭的比例随之增加;[②]得以离开传统家庭或传统社会关系,较不受亲族团体的束缚与压力。换言之,社会结构的改变,从大家庭到核心家庭使得女性得以脱离大家庭的控制,享有较大的自主权。在经济上独立,行动上自主的社会氛围下,都会女性对身体的认知、建构、期待,乃至于操弄也进入了空前未有的丰富、多元以及开放的境地。

三、身体的美学观:纤瘦性感

人们对身体的美感标准是随着时空而改变的。根据祝平一的研究,从广告的内容与频率来看,二十三十年代很少有以美丽为诉求的广告,一直要到50年代才开始出现以女性荷尔蒙来增进女性美丽与健康的广告。将女性身体大量暴露在画面上,则是70年代的裤袜广告,强调女性穿上裤袜的美丽与性感。到了80年代,因为前有牛肉场、工地秀这种色情表演的宣传,后有第四台将色情影片送入家庭;再加上八卦杂志每以清凉养眼的大幅女星照片为封面,色情杂志取得容易,网路传送裸体女照的无远弗届等等流传女性身体的媒介,共同形塑了情欲的女体,年轻、性感、西洋化成为女体美丽的共同形象(祝平一1999)。祝平一指出:

在日常生活中各种媒体不断呈现年轻、性感而美丽的女性身体影像已成为现代台湾女性不自觉的一面镜子。女性对于自己身体的自觉,夹缠在这些镜影之中。身材的曲线、身体的胖瘦,代替容貌的美丑,成为日常生活中各种论述中和观看女性身体的新焦点。美丽已不只是五官容貌的悦人与否,身体与容貌的配合才是现代的美人(祝平一199978)。

此一身体美感的标准,相当程度的刺激了90年代塑身工业的兴起,其强力促销的策略,使得相关的广告,透过报纸、杂志、电视媒体等等管道,不断的出现在人们的眼中耳内。这类广告企图传递三个讯息:其一,注意个人身体形象的女人才是独立自主的新女性。现代新女性要拥有自己的声音,掌握自己的身体,成为自己的主人(祝平一199911)。其二,符合纤瘦性感的标准,才是现代美女。其三,成为现代美女,就能取得成功或攫获成功的男性。这些密集的广告以及传递的讯息,力量十分强大,使得“追求纤瘦性感的美丽身体”几乎成为台湾女子日常生活的一环(林淑蓉1999)。

所谓“纤瘦性感”的身体是一种什么样的身体呢?简言之,就是丰乳、细腰、翘臀、细胳膊、细腿。尤其是大乳房,简直就成了女性,特别是年轻女性的图腾。我们可以从广告以及田野调查资料来看这股热潮。我们先看几个最广为人知的广告词:现代的女人话题是如何做个“让男人无法一手掌握的女人”。“女人从此胸怀大志,男人只能紧紧依随”。“女人应该得寸进尺”。明说暗喻的将大胸脯与成功自主划上等号。其他如“胸部是女性身体的浪漫地标!不要让台湾男人找不到路回家。”更强调了丰满的乳房在两性关系上的重要角色。

1.纤瘦

田野资料展现的也是类似的声音。避免发胖几乎成了全民运动。在笔者访问的二十位十五到五十五岁的女性中,无论胖瘦,似乎每一位都在“减肥”中。每个人都有一套避免胖起来的办法及经验;也都常常陷于享受美食或维持身材的矛盾中。淑娟(贸易公司秘书,二十八岁未婚)的说法堪为代表:

我好像从国中起就整天在想减肥了。不想不行啊!你旁边的人总是有意无意的在提醒你,女孩子不要太胖,以后嫁不出去。我妈最矛盾了,一下子担心我营养不良长不高,看我多吃一点又叫我少吃免得发胖。同学一起出去玩,炸鸡排好香的,你知道的,多吃几口,就有人说不怕胖啊!好痛苦耶!你知道吗,去买衣服最自卑了,现在流行的衣服都是那种紧紧小小的那种,店员常常一脸不屑的告诉你,小姐你大概穿不下喔。真是气死人不偿命。你说我看起来不胖,没错,我是营养师说的标准体重,但是你知道吗?美眉的体重是标准减五到十公斤耶。为了减这几公斤,我什么方法都用了,吃苹果餐、七点以后不吃,每周断食两天、只吃菜不吃饭、吃纯素、泡澡、洗三温暖、跑步,就差没有去减肥班了。有没有效,一点点啦,减两三公斤做得到,再来就很难了。为什么不去减肥班,太贵了,也没那个时间,而且听说有的也有点骗人,减没多久也是会再胖回来。我是想我还好,自己慢慢减好了。唉!有的人就是好命,怎么吃不运动都不会胖。像我们这种健康宝宝,我看这辈子都要注意才行。

立委游月霞的减重新闻,想必大家都看到了,她在国会议事殿堂上,当众露出肚皮展示减重十三公斤的成果。记者们为了抢新闻竞相报导,而舆论竟也无人批评;反而有名人指出她减肥成功完全是爱自己的表现,也会得到别人更多的爱和重视。[③]事实也是如此,游月霞现在成了最有魅力的女立委,不但各电视节目争相邀请,还上了花花公子的封面,名利双收。由此可见,减肥或不发胖所能得到的是正面的评价。换言之,苗条的身体就是台湾社会对身体美感的标准所在。[④]

2.性感

对性感的要求,可以说集中体现在丰满的乳房。对于丰乳的希望,虽然还不能说到了巨乳崇拜的程度,但女人们丰乳的热切,在魔术胸罩、丰乳药食、扩胸运动及隆乳手术这几方面,表露无遗。一般说来,东方女性的乳房比西方女性娇小,天生“波霸”(丰满的乳房)比例上较少见。在先天不足的情况下,要怎么样才能做个让男人无法一手掌握的女人呢?当然就得靠后天的培养了。最经济快速“表现”出丰乳的办法就是买件“魔术胸罩”。在市场卖胸罩的阿美告诉我:

现在胸罩没有垫的,不能挤出沟沟来的,卖不出去啦!连阿巴桑都嘛要买可以堆起来的。这样才肉感啊!先生看到比较喜欢啊。效果很好喔!你看那些大本杂志封面的女明星,拍照片都要弯腰把沟沟露出来,都是穿这种内衣咧。不会很贵啦,一件才几百块,给你信心,很值得啦!

丰乳药食更是五花八门,只要宣称能丰乳,就有人试。在台湾最广为人知的此类药品是“仙桃牌通乳丸”,这个药早在60年代就出现了,当时也在电视等媒体上做过很多广告,最有名的一个是一个穿比基尼泳装的女人,倒跃入游泳池来展现胸前风光;张系国的小说《棋王》也提到过这幕。但是一般人对它的反应是“不正经的女人才会去用”,在社会价值上,对这种药给的是负面的评价。现今,同样的药品,广告内容却换成了一对母女的对话,女儿用了效果显著,让母亲也心动不已,决定跟进。短短三十年,丰乳药品明显的从禁忌转变为鼓励。虽然药品公司宣称有许多人在使用他们的产品,但药品还是让许多人裹足不前,怕吃多了有副作用。食品则不然,一则因为是食物,在人们的认知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二则中国人本来有食补的概念,所以丰乳食品很受女性欢迎。最普遍被采用的是“青木瓜花生猪脚汤”,效果如何,说法不一,但还是年轻女性的最爱,除了有多位女星背书外,也因为做法不难味道不错,更重要的是不油腻不会“发胖”。

最极端的丰乳手段就是去动刀隆乳了。在我的报道人中,没有人采取这样的手段;但强烈排斥的人也不多。这中间的矛盾来自于对手术的不安全感,手术价格以及社会压力。多数人对隆乳手术以及填充物的安全性是充满疑惧的,不知道时间久了会有什么状况出现,有人甚至担心会不会被太激情的男伴“挤破”。尚未生子的女性也担心会不会影响哺乳功能,或引起癌症。然而,当我提问:“如果手术安全无虞,价格也能负担,是否考虑隆乳?”多数人的回答是肯定的,美慧说得好:

毕竟男人还是喜欢丰满的乳房,我看我先生每次看到波霸都一副猪哥像,只差口水没流出来,我就又气又自卑。说真的,要不是怕痛又怕钱,我一定会去做;而且会在结婚前做,为什么?多享受人生吧,搞不好还钓到一只金龟咧。

这样的态度,在隆乳医师眼中,正符合他们对这个行业的期待。多数医师认为隆乳整形的前景是十分看好的。他们表示,每年要求隆乳的人数,平均以百分之二十左右的速度增加,年龄层也有下降的趋势,求诊者的背景则更为多元:显示了对丰乳的集体价值与认同。一位此中的资深医师告诉我:

以前来隆乳的多是欢场女子,尤其是美军驻台期间(60年代前后),因为美军喜欢丰满的乳房,要做生意就得投资。到台湾经济情形比较好的时候(70年代以后),除了欢场女子以外,又增加了情妇小老婆这种人,也有一些肉弹明星来做。在那个时代,我们给人家做都要保密,生意好坏跟保密功夫也有关系。到现在,什么人都有,家庭主妇啦,公司小姐啦,大学生也不少。很多大学生都是平常打工省吃俭用,等到放暑假就跑来做。说良心话,我虽然自己做这行,但我实在不知道这些女孩“无代无志”[⑤]把乳房弄大要做什么。我知道现在流行,可是……唉!我不知道啦。

老医师的感慨及未尽之言,其实已经点明社会价值转变的事实与上一代面对转变的无奈。在早年的社会中,传统的身体美感焦点在端丽的五宫或白净的皮肤,身材体态固也赞美婀娜多姿,但就寻常百姓而言,肥臀富态更能保障经济及子嗣的生产力;防范的是外露的性感以免坏了男女之防。现今社会透过媒体上不断展现的女体,广告上不断渲染的独立自主,不但重塑了台湾女性的身体美感标准,也推波助澜的开放了女性的情欲。对于纤瘦性感的身体,着眼的不是道德或实质的意义,而是社会价值及情欲关系。女人的性感不再只为她的丈夫展示,情欲也不再为某一个男人压抑。贞操观念的淡薄,早已成了社会现象。一个女人同时与几个男人发生性关系,也不是希罕事。最近报载许多年轻女孩上网交友,很容易就与第一次见面的网友发生性关系;援交的案例,似乎也在日渐增加。凡此种种,都显示了现今台湾都会女子,对于美丽身体的追求,不只是赏心悦目的纯然美感经验,实也交缠着更为开放的情欲观,以及“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的强烈个人主义倾向。

四、身体的健康观:减重与调养

健康是人类生存共同的祈求,没有性别种族之分。只是在不同社会价值及文化概念的形塑下,有不同的强调及表现方式。在现今的台湾社会中,女性与男性对健康认知有其重叠处。也就是说,两性都认同的所谓“健康身体”最起码的条件是标准体重,而维持一个标准体重的基本要求就是少享口腹之欲多辛苦运动。所以打造一个健康的身体就必须随时保持“理性”以“控制”身体的欲望。在这样的思维下,肥胖也就成了不理性以及不够自律的代名词有关减重的做法,祝平一及林淑蓉有很详细的记录,[]笔者不再赘述。因为本文的主题为女性的身体论述,因此笔者将从与女性身体健康相关的独特现象切入,来看女性健康观的建构。换言之,笔者将从女性身体最有别于男性身体的特点,也就是生殖系统,来看这个问题。

1.女性的身体特性

中国传统医学早就指出:“凡医妇人,先须调经,故以为初”的说法,也一再强调“大率治病,先论其所主。男子调其气,女子调其血。气血,人之神也,不可不谨调护。然妇人以血为本,气血宣行,其神自清”(陈自明1992)。

隋代巢元方在其所著的《诸病源候论》[]中,亦指出经血不调的后遗症:

风虚劳冷者,是人体虚劳而受于冷也。夫人将摄顺理则血气调和,风寒暑湿不能为害。若劳伤血气便致虚损,则风冷乘虚而干之。或客于经络或入于腹内,其经络得风冷则气血冷涩不能自温于肌肤也,腹内得风冷则脾胃弱不消饮食也。随其所伤而变成病,若大肠虚者,则变下利。若风冷入于子藏,则令藏冷,致使无儿。若搏于血则血涩壅,亦令经水不利断绝不通(巢元方1976371)。

巢氏并进一步指出月经正常与不调的机制:妇人月水不调,由劳伤气血,致体虚受风冷,风冷之气客于胞内,伤动脉任脉,损手太阳少阴之经也。动任之脉皆起于胞内,为经络之海,手太阳小肠之经,手少阴心之经,此二经为表里。主上为乳汁,下为月水。然则月水是经络之余,若冷热调和,则动脉任脉气盛,太阳少阴所主之血,宣流以时而下。若寒温乖适,经脉则虚,有风冷乘之邪搏于血,或寒或温,寒则血结,温则血消,故月水乍多乍少为不调也(巢元方1976375)。

其他具影响力之医书,如《外台秘要》、《千金要方》、《妇人大全良方》及《医宗金监》等,亦多强调经血对女性健康及生育的意义;并兼及损耗弥补之道此一女性健康传统仍保存于台湾社会,也使得台湾女性对身体的健康观,集中体现在调经及养月子这两方面。

2.月经调养

笔者的另一项研究显示,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月经是身为女人的充分必要条件之一,也指出经血与健康的密切关系,甚且认为经血的正常与否就是女性健康的指标。女性健康上的一些问题,例如皮肤不好、手脚冰冷、体力不足、容易头昏眼花,乃至不孕等等,都被认为与经血是否失调有直接间接的关系(翁玲玲1999)。“调经”所观照的问题相当广泛,包括经期长短、血量多寡、血色明暗、腰酸腹痛、情绪反复等等。月经情况不正常的女性固然要调整或治疗,情况还算正常的女性为了维持这项健康的指标,也还是会注意调养。

“调经”的途径和方法,除了各中西医院妇科的治疗性协助以外,一般妇女调养的方法是比较偏向中国传统医学的概念和方法的。中医对月经调养的概念,简要的说就是“防劳伤免虚冷,活血化瘀以畅其流”。这套观念可以说已经内化于中国女性的思想中了;各种调经的建议与资讯,规范与禁忌,也都围绕着这个原则加以开展。在调经的实践面上,除了现成的调经丸药,例如普遍被使用的姑嫂丸、白凤丸、中将汤、四物汤等等,还有许多偏方。为了使排瘀顺畅,可以在行经期间多喝红糖水或吃一些巧克力糖,因为红糖有松弛血管的功能,有助于泄瘀。羊奶因为性温且具补脾之效,可以用来改善因体虚而引起的经痛。血色紫黯如为寒症,建议多食用温经散寒的食物,如姜母鸭汤、当归生姜羊肉汤;如为热症则可用桃仁粥。此外,近几年台湾养生界吹起一股香风,芳香疗法受到许多人的喜爱,在调经这方面,精油也没有缺席,根据报道人的说法,香蜂草所提炼的精油有助于月经规则,增加受孕能力。

主要的禁忌则为不可以吃生冷的食物,包括冰品及性质寒凉之物。最好不洗头,如果一定要洗,也要注意尽快弄干,避免风寒。洗澡应用淋浴的方式,避免感染。劳动上也要避开太粗重的活儿。另外,性生活也应避免,在生理上可使女性不易遭受感染;在象征上则不会污染男性,而使男人背运倒霉。因为月经是污秽的物事,所以也不可以接触神圣事物,诸如:进庙、祭祀、准备祭品等等。[]

透过这些五花八门的调经方式以及禁忌,已可略窥人们对调经的热情及相应的对身体健康的期待。美玲的述说可以让我们有一个更为具体的了解:

我们女生叫月经“好朋友”[]想想还真有道理,每个月都要来跟你厮缠几天,不是好朋友是什么。谈起它,我真是又爱又恨,我知道女人不能没有它,没有的话问题就大条[]了。可是有它也真的很烦,不来要担心是不是出了问题,来了又要注意颜色、血量对不对。我是不太会痛啦,不过我有看过我朋友,好朋友来的时候痛得满地打滚,还要请假。好可怕,真的!有一段时间我因为工作比较忙,压力比较大,好几个月它都不来。把我跟我妈都急坏了,我妈就怕我不会生小孩,以后怎么嫁人。每次陪我去看医生的时候就碎碎念,烦死人了。唉!不管她。我当然也担心,那段时间我的皮肤就很差,长一堆有的没有的不说,还都暗沉沉的,看起来脏兮兮的,身体好像也肿起来,反正很丑很不舒服就对了。怎么处理?天啊,都可以写一本书了。信不信,我什么都吃了。一开始的时候,我想没关系自己调一调就好了。报纸上不是常常有这种医疗的指点吗?我想我平常怕冷,手脚常常冰冰的,应该是寒性体质,所以就吃一些热的来补啊。什么当归鸭啦羊肉炉啦,连麻辣火锅我都去给他吃。我还蛮喜欢吃冰的,尤其是冰可乐,一天不喝我会死。结果都不敢喝了呢。后来我连什么姑嫂丸中将汤也都去买来吃,那个姑嫂丸不是说吃了会“一顺二水三春风”,[11]我吃了也没动静,不来就是不来。后来被我妈发现了,才被拖去看医生,看什么医生喔,中医啊,我还没结婚,我妈说看西医不大好,而且这种调的事,还是中医比较行吧。后来怎样?我吃了几帖药就来了,喔,还有针灸。现在我都不敢大意,来的时候都乖乖的不吃冰,平常也尽量不吃;常常回去给医生看一看调一调。毕竟女人的健康还是要看它。听说不顺比较容易得癌症,还是小心点好。

3.产后调养

在建构或体现女性的健康观上,另一个相当重要的环节就是产后的调养。生育是女性一生中的大事,也是引起身体产生重大改变的事件。尤其现今社会中的妇女,生育孩子的数目或机会都少于传统社会,使得产后的调养更是踵事增华,有了许多讲究及做法。产后的调养俗称“坐月子”,调养的时间长达三十天。在此期间,饮食及规范禁忌与上述调经所提到的差不多,基本上奉行二多三不的原则:多吃、多睡、不劳动、不受寒、不受气。在实践的程度上则更为严格;目的就为了让产妇尽速恢复体力,调养健康体质。调养的方式基本上采用食补与药补并进,恢复与调整并重的方法。

4.食补

在台湾坐月子食谱中最普遍的一项是麻油鸡,成分包括老姜、黑麻油、土鸡还有米酒。前阵子台湾米酒配售期间,规定成人每人只能买二瓶,家中有人生产或待产的,则可以买四十八瓶。可见麻油鸡在台湾人心中,对产妇调养身体的重要性及产后调养的重视。一般认为麻油鸡具有温补排恶露的效果,可以平衡产后体质的虚跟瘀。大多数产妇每天都吃一顿麻油鸡,喜欢的分量多些,不喜欢的分量少些。其他如猪腰、猪心、鸡蛋、鲫鱼,温性的蔬果,如:红凤菜、南瓜、苹果、葡萄,蕃石榴等等,[12]也都常见于产妇的食单。从这些食品,我们可以归纳出来,生冷的食物是禁吃的,可吃的都是具有温热补效果的东西。

5.药补

除了食补外,台北也风行产后药补。最普遍采用的中药方是生化汤,其成分当归补血,桃仁化瘀,川芎散瘀止痛,炮姜行气驱风。这味药的效果经过实验,除了明显可见的去瘀补血的功能外,也能提高免疫力,深受产妇的信赖。一般服用五至十帖,也有人服用二十帖。近年来,药补发展得更为细致,讲究不同阶段用不同的方子,而非一味生化汤补到底。一般药号将月子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产后一至三天,用生化汤,促进子宫收缩,加强恶露排空,预防伤口发炎。

第二阶段:产后四至十二天,用当归芍药散,加速子宫复旧,治疗血虚眩晕,提高免疫力。

第三阶段:产后十三至十九天,用还少丹,补气健脾肾调肠胃,强化子宫及骨盆腔韧带支撑力,预防腰酸背痛。

第四阶段:产后二十至三十天,用十全大补汤,大补气血,强化五脏六腑,促进卵巢子宫机能,提高免疫力,预防掉发。

除了补法更细致外,用药也越见稀罕。除了上述各方的药物外,“紫河车”也有逐渐风行之势。紫河车即胎盘,在医家及人们的认知中,能大补气血治一切虚劳损极,还能美容养颜。因为健康的紫河车不易取得,业者遂以产妇自己所产的胎盘为原料,加以炮制处理。每一胎盘可制成十五到二十天份的药量,加工费每副人民币七百元左右。上述各阶段之药材总价约一千五百至二干元人民币。

6.场所

坐月子的场所,根据笔者的研究,相当影响调养的效果(Wong1998)。传统上是在婆家由婆家(主要是婆婆)来照顾月子。娘家十分忌讳女儿回来坐月子,认为会给娘家带来霉运。现今坐月子场所却有很大的转变,其分布为:约三分之一妇女在家中,由婆婆(暂时住过来)或婆家亲戚、先生、佣人照顾。三分之一回娘家或在自己家中请娘家人来照顾。三分之一去坐月子中心,全部交由中心办理。

7.家中

在家中由亲人照顾的月子,基本上就是传统坐月子的方式,吃吃睡睡。所用的食物以及相关的规范与禁忌,也大多是传统民俗习惯所流传下来的。根据报道人的说法,在家中坐月子有其方便经济处,但因为是长辈来“伺候”月子,较易产生情绪上的问题。尤其是婆熄之间,难免不自在,所产生的社会性问题就更复杂了(Wong1998)。此外,无论是对产妇或婴儿的照顾,也容易因为观念不同,两代之间常起龃龉。比方说:夏天台湾的气候又湿又热,一般人没有冷气都很难过了,产妇又不许吃冷食,为了不受寒还得穿长袖长裤,更难熬。这时候争议就来了,长辈一般不许开冷气,小辈心里就不舒坦;如果再加上孩子热得哭哭闹闹,情绪就都上来了。很多这类情况都会让产妇有压力,没有办法完全放松享受,调养的效果自然也大打折扣。

8.坐月子中心

坐月子中心是台湾近二十年的新兴行业,顾名思义,专门提供产后调养的服务。规模有大有小,服务项目也不尽相同,但基本上都包括饮食、医疗及教育这几方面。在饮食上,大体遵循传统中医的健康观,也采用一般民俗所建议的食品。与传统不同的是,加上了西方营养学的观点,在产妇的食物中给予较多的蔬菜与水果,并在热量的考量下对分量加以控制,并不像传统的习惯鼓励多吃。在医疗上,每天都有医护人员为产妇及婴儿做检查及伤口护理,如有问题,即与合作医院或医师联系做进一步的治疗。在教育上,则安排教育课程,教导产妇如何照顾自己与婴儿,较具规模的中心每天都会安排一至两小时这类课程。课程内容一般偏西方医学观点,如鼓励产妇多运动,多做健美操等。此外,有的中心也提供洗头,按摩,做脸等等较个人化的服务。收费的标准当人跟设备、地点以及服务项目都有关系,平均每天的费用约在八百元人民币左右。这项费用不包括上述个人化的服务,如有需要得另外付费,洗头每次约人民币五十元,按摩做脸每次约三百人民币。一个月下来,平均得花费人民币二到三万元,约为三个月的平均工资(每月三至四万元新台币)。台北市目前约有上百家大大小小的坐月子中心,生意好、口碑不错的中心,更是大排长龙,常须半年前订位。

报道人对坐月子中心的服务,满意度很高。原因包括:很自在,因为是付费服务,心里没有负担。很舒服,因为全天候空调,设备服务都周全,场地干净宽敞;孩子有专业护士照顾,除了喂奶,毫无负担。

很安心,因为医护及咨询人员随侍在侧,有状况随时可以得到专业的帮助。对于费用,多数人表示尚可负担,这并不表示住进来的都是有钱人,而是知道怀孕后就会开始存点钱,再加上保险的生产补助费,家人朋友所送的祝贺礼金。林林总总加起来,多半能应付。

在台北女性的健康观念里,中国传统健康观点的思维脉络,清晰可见;十分不同于女性对美丽的追求中,与传统身体美学观之间的断裂。中国传统医学中冷热虚实的平衡,无论是调经或养月子都是调养的基底符码;中国传统社会对女性生育子嗣的期待,仍然是女性追求健康的原始焦虑之一。然而,在“遵循传统”的路径中,却不时闪耀着女性操弄的足迹。根据田野资料,决定如何坐月子的权力,传统上大多操控在婆婆手中。产妇能得到何种等级的照顾,甚至是否能得到照顾,都取决于婆婆或婆家人的态度。现今社会中,则越来越由年轻一代也就是产妇来做决定。调养场所的改变,就充分显示了台湾都会女子展现个人操弄的权力。传统上不可回娘家坐月子的禁忌,以及由婆家主事坐月子的规范,都跨越得十分轻易。这样的跨越自然与资本主义社会商品化的特质有关,但其间权力转移的机制则更耐人寻味。

五、结果与讨论:美丽、健康与权力

权力这个概念,古往今来一直是思想家讨论的主题。80年代以来,因著Foucault的理论的传播,在人文社会科学中更占据了显要的地位。不同于二元的权力观,Foucault认为权力不是社会阶级中结构性的位置所建构的,而是从不同的方向,透过不断的社会互动,所生产以及再生产出来的(Foucaultl980)。Bourdieu Bourdieu l991)则认为,权力不只嵌在结构性的关系中(无论是来自哪一种关系),也透过语言及日常生活的实践加以建构。现今台湾都会女性的身体观的建构以及实践的过程,正展演了权力的动态性质以及与日常生活紧密扣连的关系。透过传统社会与现今社会身体观所传达的讯息,不但反映了个人与他者在社群网络中的互动关系,也说明了随之而来的权力关系。

传统社会中女性身体美学观的主要讯息,在于端庄福态,所隐含的象征性意义即在于男女之防及生育能力。在这样的社会价值下,女性所建构的人际网络是以家庭,特别是婆家为中心的。此一社会事实意味着不但以女性为主体的互动关系是建立在此一中心之上,女性社会资源的取得亦以此为基础。一般说来,能与家人和谐相处,谨守妇德保证子嗣血统的纯正,就能取得社会地位与随之而来的资源权力。这样的身体美学观,所形成的女性权力场域,自然以家庭为范围;“男主外,女主内”正是权力资源分配的结果与表现。

现今台湾社会的结构与形态,已经与传统社会相去甚远;越来越个人化的经济能力与生活方式,越来越快速的资讯流通,越来越方便的科技发展,使得台湾社会的身体美学观与传统断裂,呈现一种去中心化、商品化以及个人主义化的趋向。从前文的叙述中,明显可见在形塑台湾女性身体美学观的过程中,塑身美容工业扮演了一个推波助澜的角色。业者先营造出“关注身体等同于独立自主加成功”的社会氛围,再透过女性对个人身体的关注与展演,将女人与性做更紧密的结合;将女人的身体塑造成性与性幻想的“商品”,使得女性的身体成为社会大众所欲求的性对象(林淑蓉1999Falkl994Turner l984)。也就是说,台湾社会藉由美学观的塑造将女性的身体商品化,并赋予其商品价值与意义。既为商品则可待价而沽,越符合此一价值者越能沽得高价,也就是越能引起成功男人的“性趣”与由青睐而来的方便。直接效益就是飞上枝头取得资源,进而掌握权力。[13]这样的美学观所表现的讯息,可说完全解构了传统社会价值、秩序与权力关系。外露的性感所隐喻的是身体的商品化,透过商品化的过程,身体成为一种资本,来帮助女性取得资源与权力。璩美凤的案例就是一个有点极端但能充分说明的例子。

璩美凤其人,才貌双全,学历能力在水准以上,机运也好,当选过两届立法委员,风评相当良好。在这样的条件下,她已经是一个靠已有的能力即可获取资源与权力的女性。光碟事件所暴露出来的,笔者以为不是她的人尽可夫或天使与荡妇的背反等等道德上的问题,而是她的身体观。她明显的将其年轻姣好的身体视为资本,对年长者赚取金钱,对有势者赚取奥援,对俊帅者赚取情感。她也必须将其身体视为资本,双方各取所需,才能合理化自己的行为以周旋于不同客户与市场间,而不至于轻贱自己。所以,她能够只消沉一小段时日,即再起并坦然面对群众。社会大众虽然不再以民意代表的身份给予尊重,但也并没有摒弃她。茶余酒后所谈论者,多为男主角的性爱技巧以及偷拍者的身份与心理状态。道德或社会责任的谈论,只占极小的比例。此一事件的种种所表现出来的集体意识,充分反映了台湾都会女性身体美学观的商品化、资本化及个人化的特质以及其中的权力关系。

身体美学观所见者为:女性形象讯息及隐喻的转变及其权力意涵。身体的健康观则可见女性自主性的转变。就以产后调养中的权力关系为例,传统社会中坐月子的安排是由婆家,特别是婆婆安排主控的。婆家愿意给媳妇何种等级的产后待遇,不但影响了媳妇的健康,也透过此一行动宣告了媳妇在其社会网络中的地位及可能巨获得的资源(Wongl998)。此一讯息所隐喻者为传统社会女性的社会资源及随之而来的权力,主要取决于婆家长辈;决定的因素牵涉到对婆家的贡献(生子或生女)、平日与长辈家人的相处,娘家的背景等等;所考量的大多是家庭的或是集体的利益,女性本身的自主性不高。

反观现今社会中的女性,产后坐月子从在哪作、由谁作、怎么作都几乎可以完全自主,所考量的也多趋于个体性利益。比方说,传统社会中,在孩子下地后,得赶紧把胎盘深埋在人迹较少之处。目的在不要被人或动物破坏或吃了。这个行动的思维基础,则是认为胎盘与孩子的健康有深刻的关联,胎盘被破坏了会影响孩子的健康或成长。此一观念由来已久,马王堆文物帛简医书中即见到这样的记载,并附禹藏埋胞图说明埋藏胎盘与时辰方位的关系(马继兴1992813-821)。作法上也一直沿用,在台湾至少维持到到20世纪40年代。笔者在上文中已提及,最近几年台北女性流行用自己孩子的胎盘给自己进补。对照于传统观念,这样做岂不是母亲自己成了害孩子的妖魔鬼怪?而用胎盘进补所能补的,无非就是母亲自身的健康及美丽。这样的补法,虽然尚称不上流行,但也有逐年增加之势,显示越来越多人认同此一作法。坐月子中心的兴起,除了显示建构健康身体的商品化趋向外,也表现了女性在维护自身健康上的自主性;不必再看婆婆的脸色,只要“有钱”,这个资本主义社会中最基本的社会资源,愿意消费,就完全操之在“我”。上述种种现象,都指向一个事实:权力的转移。权力不再掌握在年长者手中,而逐渐转移到了“消费者”的手中。健康不再只是文化再生产与生产的结果,也不再只是权力展现的场域,健康也成了一项商品,一项具有沟通与交换意义的商品。

女性在健康的建构上,之所以能够逐渐挣脱传统的约束,具有全面的自主权,笔者认为与前文所述台湾社会的变迁有关。生产方式以及居住形态的改变,使得多数女性生活在以同事朋友为中心所构成的社会网络中。社会地位、资源及权力逐渐以专业能力、个性,甚或外貌来决定;不再像传统社会中的女性取决于“生育力”。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中,透过身体的自主性,女性为自己在社会场域中争取更佳的位置。

参考文献

林淑蓉,1999.性别、身体与欲望:从瘦身美容谈台湾女性形象的转换[A].健与美的历史(研讨会)[C].台北: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主办.

祝平一,1999.女体与广告:台湾塑身美容广告史中的科学主义与女性美[A].健与美的历史(研讨会)[C].台北:中研院历史语雷研究所主办.

翁玲玲,1999,(7.汉人社会女性血余论述初探:从不洁与禁忌谈趣[J].近代中国妇女史研究.台北: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

马继兴,1992.马王堆古医书考译(上下册)[M].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陈自明(宋),1992.妇人大全良方(余瀛鳖等点校)[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巢元方(隋),1976.诸病源候论[C].台北:集文.Bourdieu P.1980. The Logic of Practice[J]. Stanford Stanford U-niv. Press.1984. Distinction. Cambridge Harvard Univ. Press.

1991. Language and Symbolic Power[J]. Ed. by John B. Thompson.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Douglas M1970. Natural Symbols.[M] New York Vintage.

Durkheim E.1961. The Elementary Forms of the Religious Life[M].Transl. JW Swain. New York Collier.

Ellen RF.1977. Anatomical classification and the semiotics of the body[J]. In The Anthropology of the Body. J. Blacking ed. New York Academic.

Falk Pasi1994. The Consuming Body[M]. London Sage Publications.

Foucault M.1980. Power Knowledge. Selected Interviews and Other Writings[M]. Ed. by Colin Gordon. New York Pantheon Books.

1981. The History of Sexuality[J]·Vol.1 An Introduction. Trans.by R. Hurley. London Pelican.

Mauss M.1979. Sociology and Psychology Essays[M]. LondonRoutledge & Kegan Paul. Reprinted from1950Sociologie et anthropologie[J]·Parts3-6. Univ. France Press.

Turner B. S.1984. The Body and Society Explorations in SocialTheory[M]. Oxford Basil Blackwell.

Wong Ling-ling1998. Tso Yueh-tzu The Post-natal Ritual ofHan Chinese Women in Taiwan[J]. Unpublished Ph.D. dissertationInstitute of Social and Cultural Anthropology University of Oxford.

Van Gennep A.1960. The Rites of Passage[J]. London Routledge& Kegan Paul.

 

文章刊于《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第24卷,第4P4451。



[] 选择台北因为它是台湾都市的代表与典型,当然也因为对笔者而言是一个较为方便取得田野资料的地点。从美丽、健康与权力三者切入观看,因为美丽是女性对身体最深切的关注,健康是对身体最基本的企求,而权力则是现代都会职场女子自我评价的最重要的指标。

[②] 各类产业,家庭形态及家庭人口数的详细统计数字,请参考《2000年“中华民国”:年鉴》。

[] 参见九十一年四月十七日联合报第三十七版。

[] 紧瘦的身体美感是男女皆然的。第一夫人吴淑珍当面赞美陈水扁的政敌马英九身材标准,没有总统的鲔鱼肚。第二天陈水扁“总统”立即在“总统府”网站上公开宣布减肥有成,鲔鱼肚已消失。

[] 台语,表示没什么情况或没什么需要。

[] 有关减重的研究,参见祝平一1999,林淑蓉1999

[] 此书成书于公元610年,是我国现存第—部论述病因、症候学专书。历代以来对本书至为推崇,宋以后医学著作,常引本书为据:日本《医心方》,亦多取自本书(参见启业书局编印之三百种医籍录p.73)。

[] 女性经血的象征性意义,请参见翁玲玲1999Wong l998

[] 台湾女性对别人提及月经时,基于不好意思的心理,常以暗语来指称,常用的暗语包括朋友,大姨妈、那个。

[] 台湾近几年的流行语,意指事态严重。

[11] 台语发音,意指此药会使月经顺,使人美并且神采飞扬。

[12] 原则上,除了水果以外所有的食物,都会加上黑麻油及姜来炒煮,确保其性质是温热的。

[13] 权力资源的取得,牵涉十分复杂。笔者无意将其简化为“性关系”,只是就台湾社会女性身体观中最普遍的论述加以探讨。

 




人类学乾坤  关于我们   E-Mail:ca101@qq.com   QQ:1016334869  
版权所有:人类学乾坤